24小时咨询热线:

0731-87822519

 
救护车上那些事
发布:2018/1/2 17:33:00

我是一名普通的急救120随车护士,多少个日日夜夜,多少个年年岁岁,穿梭在宁乡各个大街小巷,走入宁乡的千家万户;我总是在平凡的工作中品人生百味,献医者爱心!而与此同时,更多的感人片让我每每想起时,都要流下幸福的眼泪。

    故事一:救护的凉风

一个炎热的夏日,我们在祖塔接诊一位重症老爷爷,一上车,老爷爷就说:不好意思,我不能吹空调,只能打开车窗。高温38摄氏度的午后,关掉空调的救护车里就如同烤在火上的蒸笼。老爷爷的女儿拿着扇子给他扇着风我摇晃着站在救护车内准备给爷爷输液,因为站着,所以一个急转弯,我都可能随时摔倒,我同往常一样集中全身的力气在两只脚上,此时,我多么只希望我的鞋子能够像涂了胶水般粘住车底板呀。高温让汗水直流,不一会,大颗大颗头上的汗便顺着脸颊流进口罩里,背上的汗水也渐渐湿透了后背工作服。这时,我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拽住了我的工作服,湿透的后背也感受到了一阵阵清凉,我回头一看,只见坐在椅子上面的老奶奶用一只手拽住摇晃的我,另一只长满老茧的手拿着她老伴上一次拍的“片子”朝我扇风。那股来自老奶奶摇“风扇”的强大力气似乎她的高龄毫不相仿,后来,我在老奶奶的支下,一边享受着给予我的凉风,并很快为爷爷打好了针做完护理工作,对着奶奶说谢谢您!奶奶。老奶奶只是冲我咧嘴一笑如今想来,奶奶的仍如葡萄酒散发的浓香,为我在往后的工作里,注入了无穷的力量!

     故事二: 大美农民工

曾经多次浏览过这样的网页,某工乘坐地铁怕弄脏凳子而坐在车厢地板上,每每这时,我的内心总是暖暖的。某天,前往一处工地接诊一位脑外伤患者,我们提着急诊箱,推着平车往伤者所处地赶去,只见一位工友已经背起伤者向我们飞奔过来,口里头还念叨着:兄弟,一定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我们把患者放上担架,包扎好伤口,火速送往医院后,我带着伤者的工友到医院挂号时,一位工友突然拍拍我的肩膀上面的灰说:真的很对不起,我朋友弄得你一身的灰尘。我四处看看自己,果然全身上下一身的灰,再看看他们几个工友,手上的青筋清晰可见,可满脸的灰尘已看不出原来的肤色,脏兮兮的衣服鞋子......人们常说农民是我们的兄弟也常说他们是一群干着城市最累最苦最脏的活建设着美丽城市、却与城市无关的人,他们对我说对不起几乎泪奔,我的这份工作是多么令人尊重呀

    故事三:母亲的拥抱

我也是做了母亲的人,所以我理解孩子生病时,患儿母亲的那种心境前不久,我们接诊了一位癫痫发作的患儿,一路上,患儿的妈妈对我是大吼大叫,一会儿说我们车速不够快,一会儿说我压舌板压得不够温柔,一会儿说随车医生讲话听不懂,一会儿·····不管她对我说什么,我都只是低头做好我自己的工作,任由她撒泼。把小孩送到医院就诊后,我准备走的那一刻,患儿的妈妈突然抱着我大哭道:对不起,老妹,姐姐我说了那么多重话,我是急得快要发疯了,我时刻害怕失去我的孩子,我曾经也是名医生,儿子出生就是脑瘫患儿,辞职一心照顾他,这么多年我的内心已经不再正常了,希望你能理解,我要加你微信,以后到娄底来了找姐姐玩。蒙了、流泪了,我微笑着给她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但她的拥抱让我回想起工作10年来的种种心酸,都忽然变得那么甜蜜无比(作者:彭清;编辑:喻先群

【打印】 【关闭】
地址:宁乡市玉潭镇楚沩中路171号   |   邮编:410600
电话: (0731-87822519)   |   Email:@  湘公网安备 43012402000333号
版权所有:宁乡市中医院 ©2016   |   湘ICP备17015315号
宁乡市中医医院-全国三级甲等中医医院